yaboApp

English Version
社科动态 Science events
【学术动态】“三星堆与中国上古文明记忆”学术访谈
2021-06-22 10:54:44

2021年6月14日下午,在哲学学院B214会议室,yaboApp文明对话高等研究院特邀中国著名考古学家、yaboApp历史学院的张昌平教授来我院进行“三星堆与中国上古文明记忆”的学术访谈。在本次活动中,文明对话高等研究院院长吴根友教授与张昌平教授以学术访谈的方式呈现并揭示三星堆的考古发掘对于认识中华早期文明的价值与意义。

图1:张昌平教授讲座现场

本次活动聚焦的第一个问题是三星堆的考古究竟反映了中国上古文明的哪些特点。张教授认为我们今天所熟悉的中华文明,是多分支的文明汇集而来的一个比较大的中华文明体,然而,由于先人对中国历史的理解基本上都是基于黄河流域的政治核心区域,这就导致我们很难看得到周边其它文明的存在。作为这些早期分支文明之一的三星堆文明,其考古发现就反映出中华上古文明的“多元一体”的特点,三星堆也使我们清楚地看到距中原文明较远的一种具有多元色彩的分支文明是怎样的。

三星堆文明真的有外来文明的影响痕迹吗?对这个问题,张教授是持肯定态度的。首先,在三星堆的文物和礼器上,我们能看到与中原王朝相似的母题,而就三星堆而言,中原王朝便是外来文明。 虽然三星堆文明和中原文明的艺术母题有其相似之处,但这并不能说明这些文明的价值体系是一致的。恰恰相反,张教授认为三星堆文明对这些艺术母题具有其独立的观念和诠释。除了深受中原文明的影响之外,张教授还告诉我们,三星堆文明一定有来自西边的外来文明影响的痕迹。这些痕迹主要体现在两类东西上面:其一是黄金,其二是海贝。然而,张教授特别强调,影响三星堆的外来文明来自于西边,并不等于说它受到了西方文明的影响。尽管三星堆文明和西亚区域的其它文明都是以人为主题,但迄今为止,考古界并没有找到三星堆与西方文明之间的直接线索。

图2:张昌平教授讲座中

那么,三星堆考古在国际考古学界的反应到底如何呢?张教授认为海外社会对三星堆的反应分为两个层面:其一是学术界的反应;其二是民众的反应。就前者而言(尤其是早期中国的研究者以及艺术史的研究者),他们和中国学者对三星堆的认识以及对三星的热情几乎是同步的。但对后者来说,三星堆的考古发现并没有像它在中国国内一样引起社会轰动或热潮。然而,张教授认为,海外民众对三星堆缺乏足够的兴趣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毕竟,人们总是会去关心自己熟知的东西,三星堆之所以能够引起中国媒体的聚焦以及整个社会的轰动,正是因为它是中华文明的一部分,我们关心它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对于非中华文明的民众而言,我们不大可能指望他们和我们一样对三星堆表现出同等程度的热情与关注。

三星堆考古对于推进中国上古文明的认识究竟有哪些价值与意义呢?张教授认为这个问题很难作答。我们对早期文明的认识一直是基于当下有限的信息而形成的。这种对早期文明的认识,以及对考古发掘的意义的认识,不仅伴随着考古学界大量的工作积累,还要将很多年的沉淀加以凝练。虽然三星堆让我们认识到早期中华文明的多元一体的特点,但怎么进一步去解释这个事实却很难。在张教授看来,考古学的意义就在于它让我们对自己的文明形成一种新的认知,甚至改变整个社会对中华文明的认识。三星堆文明的发现有利于我们延伸历史轴线,增强历史信度,丰富历史内涵,活化历史场景。

图3:张昌平教授与吴根友教授对谈中

本次对谈的最后一个话题,在人类的青铜器文明时代里,中国青铜器的水准如何?三星堆的青铜器水准又将处在哪个位置?张教授认为,从发展水平的维度来说,中国青铜时代的青铜器相当于今天的波音飞机,在当时绝对是世界青铜器的最高水平。作为当时最复杂的生产方式,青铜器的生产是由统治者所控制的,所以青铜器的特色往往与统治者的价值体系密切相关。对统治者而言,什么是最重要的,他们就去生产什么。而在那个时期,统治者最重视的当然是祭祀和战争,因此,中国的青铜器主要包括用于祭祀的礼器和用于战争的兵器两大类。张教授进一步说明,在青铜文明的背景下,中国上古文明的青铜器被赋予了道德意义,是当时封建王朝礼制的实际显现。

最后,张教授还指出,由于三星堆青铜器的形状比较复杂,工匠们需要把一件青铜器分开做,然后再把不同的部分焊接在一起。与三星堆不同的是,中原文明的青铜器制造,特别是安阳地区的青铜器生产,则非常强调整体性的。从艺术和技术的角度来说,中原地区的青铜器制造方式难度更大,生产技术更复杂,生产的周期更长,但正好是这个难度反映出不同文明所达到的高度以及他们所代表的社会在人类文明中所处的位置。

(yaboApp文明对话高等研究院 )

通讯员:Elliot O’Donnell

照片:Elliot O’Donnell

yaboApp - YABO登陆手机版